七次约会:(三)卡尔顿山的日落

Published On May 05, 2021

category misc


不久后,她再赴巴黎,顺道还去了荷兰跟比利时。

她的行程大多数时候跟同学结伴,有时也会一个人。 无论是有小伙伴还是独自一人她始终跟我保持联系,分享着她的快乐与苦涩:在比利时机场因为错过大巴而被迫原地过夜,法网因天气原因退款而得以白嫖两张门票……

19年6月22日,夏至。

她约我去她们宿舍共进晚餐,因为她说过一定要和我分享她的法网之旅,我特意带了一瓶波尔多红酒。

我在宿舍等她叫我,过了约定的时间还是没有收到她的消息。 我打开微信一看,发现她20分钟前就已经给我发了消息,我才意识到可能是iphone一直没有推送通知,说来也奇怪,这种问题是我头一次遇到。

到了约定的地点,我连忙道歉。

“实在抱歉,让你久等了!”

“没关系啦,我觉得你那会儿可能在忙吧!”

虽然她完全不放在心上,但我挺在意的,因为我的迟到让这次约会变得不那么完美,也打破了我一向守时的人设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越是在意她,越是小心翼翼,反而越容易出错。

“知道你有故事,所以我带了酒!”我向她展示了我带的红酒。

我们一边叙旧一边来到了她们宿舍区的厨房,是那种可以容纳上百人的超大开放式厨房。

晚餐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菜,但看得出来是她用心准备的。

吃完饭,她先邀请我到她的房间。

“你来之前我还特意收拾了一下。”

她的房间有一盆绿植,有很多地理杂志,她指着墙上的地图介绍起她种草已久的下一个旅行目的地。

“好想去德国黑森林自驾游,但我车技不够好。”

“自驾应该很棒,但我没带驾照,因为我来之前没打算在这边开车。”

她是一个户外爱好者,说起登山装备来侃侃而谈,她还给我科普了K2——世界第二高峰,被认为是最难攀登的山峰。

吃完饭,我们带着红酒,去了卡尔顿山。卡尔顿山是爱宝东侧的一个小山丘,这里不仅有爱宝的地标建筑Dugald Stewart的纪念碑,也是俯瞰爱丁堡、远眺福斯湾(Firth of Forth)的绝佳地点。 山顶已经有很多人了,大家都被那天晚上的夕阳所惊艳到,纷纷掏出手机来捕捉眼前的美景。 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徒劳的,因为我的手机太渣,不足以俘获这种美。 我们在草坪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就像不远处其他情侣一样,不同的是,我们没有任何身体接触。

2019年夏至 卡尔顿山 日落 by 天玺同学

一架飞机缓缓地出现在天边,

“你猜这是波音还是空客的飞机?”她问我。

“空客!因为机翼的灯是闪两次停顿一下再闪两次。”

“dei!”

她是一名飞友。 我知道她在考我,这题我会,倒不是因为我本科毕业于北航,而是我在某次候机的无聊过程中,偶然在知乎上看了一篇教大家怎么区分飞机型号的科普文章。 她想进一步确认飞机的型号,于是打开了一个神奇的app,可以找到全球所有民用航班的信息,她从地图上很快便确定这是一架从伦敦飞来的空客A320。

当飞机掠过地平线上的夕阳时,我们异口同声地赞叹道起来。

“好美啊!”

她尝试拿起手机来抓拍这稍纵即逝的美景,但是马上就放弃了。

“如果有长焦镜头就可以拍出那种超大的夕阳,然后一架飞机慢慢飞过,那种画面简直美哭了。”她说。

我们挨得很近,但我始终没有越过普通朋友的那条界限。

她跟我分享着她手机相册里的每一张照片,先到了荷兰,然后经过布鲁塞尔,最后一个人去法国观看法网。

在荷兰,她看到了很多名画,有伦勃朗的,有梵高的。

其中一个视频是她在荷兰国立博物馆见到一个街头乐队正在表演Vivaldi的《Spring》,

“好喜欢维瓦尔第的四季,那个拉小提琴的超级厉害!”她称赞道。

“我最喜欢四季里的《Summer》”

“是那个节奏很激烈的。”

她开始挥舞着双手并哼唱起来。

“对 就是这个!”

P.S. 后来我旅行到了荷兰,在荷兰国立博物馆见到了同一个乐队,正在演奏我最喜欢的夏,那种感觉很奇妙。

在法网期间,她还有幸看到了费德勒、纳达尔以及她最喜欢的红土王子——蒂姆,让我羡慕不已。

天色渐晚,爱宝的夏天并不热。在晚风的吹拂下,她光着的小腿让我感到有点冷,我用手背轻轻触碰了一下她那白皙的小腿。

“你冷不冷?”我问她。

“看法网的时候被冻成大傻逼,这种冷完全可以忍!”她似乎并不觉得冷。

不过,我还是和她调换了位置,因为风似乎总是从她那边吹过来。

酒一点点变少,我们喝到微醺,一直到晚上11点多,因为是夏至,那时天还没有完全黑。

在返回的路上,古老的建筑在静谧的夜色中渐渐沉睡,街上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
她讲了很多有关她爸的事,从中我勾勒出了叔叔的大致轮廓:车技好,英语超好,在政府担任要职,有司机接送。但和很多男人一样,同样也抽烟喝酒。

她的话语充满了对她父亲的崇敬之情,我想叔叔一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吧。 我知道来英国留学的很多同学家里面非富即贵,她的家庭让我自惭形秽。 有时我一个人会陷入沉思,我努力奋斗还不是为了赶上别人的父辈。 但我绝不会谄媚,无论对方出身高贵或贫寒,我都会保持不卑不亢。 我认真的听着她分享她的家庭,得知她爸爸和妈妈都来自陕西,大学毕业后选择去了沿海的广东。 在她刚出生的时候,叔叔和阿姨也经历过一段艰苦的异地,不过最后还是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。 也就是说,虽然她出生在广东,但其实她流淌着北方人的血液。

回到家中才发现自己的嘴唇被红酒染成了血红色,像个吸血鬼。

这一天可能是我在爱宝感到最幸福的一天!

认识她让我更加寂寞了,大概是因为情感泛滥,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眠。


qq email facebook github
© 2021 - Xurui Yan. All rights reserved
Built using pelic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