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次约会:(四)波多贝罗的海滩

Published On May 05, 2021

category misc


交完毕设,我的学业结束了。

大家都在抓住回国前的时光尽情放飞自我,在离开英国的前两周里,我也安排了一场毕业旅行。

她曾不止一次提到想和好友一起去苏格兰高地自驾游,她想去爬英国最高峰——坐落在高地的本尼维斯山,她想去格兰芬南看哈利波特小火车,她对高地充满了向往。

我主动约她,但她拒绝了。她说在英国的最后一段时间不太想离开爱宝,将来会和小伙伴再去高地自驾。 我也没有再坚持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性别差差异导致住宿不太方便,而且我知道此次穷游会有诸多挑战,不想让一个女孩子跟着我受累。

8月19号,距离出发还有两天的时间,我去了趟苹果屯,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,算是跟我们学院的大本营告别吧。 我来到了最高的九楼,那里空无一人。 站在窗边几乎可以把爱丁堡尽收眼底,不远处就是爱丁堡城堡,换一个角度便是福斯湾。

我和X在微信上聊了起来,碰巧她也在苹果屯。

我们决定傍晚去波多贝罗海滩,这里是爱丁堡最棒的海滩。

我喜欢慢跑,下午学习到犯困的时候,我很享受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城尽情的户外跑。爱宝的大街小巷都出现过我穿着一件背心慢跑的身影,我的脚步跑过的地方同时也留下了我的汗水。 她在法国旅行期间曾立下flag要和我约跑步,甚至买好了短裤。 我曾经幻想过我们一起在holyrood park慢跑的场景,跑完后躺在草地上看云卷云舒,但之后她再也没有提到过这件事,仿佛忘记她说过的话。 今天终于等来了实现这个小小的愿望的机会,也是最后的机会。

我提议跑到海边,她说她不行,因为现在很虚,我说我们可以慢慢的跑过去,不行了就停下来休息,她一再拒绝,我问她是不是因为大姨妈,她否认了。不管怎么说,也许她有她的理由吧。

我们顺其自然地安排上了晚饭。 之前我有请她到学校食堂(靠近我的宿舍)吃过自助餐,所以今晚她再次请我去她的宿舍做客。

在吃饭的过程中她又一次对高地满怀憧憬。

“如果我爸还在的话,我们就可以全家一起来苏格兰自驾!”

她的话让我觉得信息量很大,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“什么意思?你爸怎么了?”我惊讶道。

“在我大二那年,我爸就因病去世了。”她很平静的解释道。

我顿时感到悲痛万分,她没有任何表情。 我小心翼翼得拍了拍她的肩膀,然后轻轻地对她说:

“我感到非常抱歉!”

我恍然大悟,她以前多次流露出对她爸的崇拜之情,我当时就感到很微妙,但我没有进一步追问。她一定是很早就想让我知道这件事,我是有多蠢啊。 自从认识她以来,她那种隐藏在表面的快乐之下的忧郁气质,一直让我无法理解。我猜她也许有过一些悲伤的经历,但我从未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会经历过丧父之痛。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忧郁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既然已经过去了,再多的安慰也只是徒劳。 我想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,我不想别人对我施加任何怜悯或是把我跟常人区别看待,所以我并没有对她表现出更多的怜爱,我只想在我们相处的过程中尽可能多给她带来一些快乐。

吃完饭,我们走到了海边。我们走了很久很久,但是我完全没有感到无聊的机会,因为她总是有讲不完的趣事。 她跟我讲她的高中生活,她在高中的乐队里吹次中音号。 她分享她的大学生活,有一次腿摔伤了,有男同学把她背到医务室,她的室友等她回寝室一直等到深夜...

波多贝罗海滩的晚霞 by Dasick同学

到了海边,我一直期待的晚霞并没有出现。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,却是她第一次来,她的开心之情溢于言表。 我们在沙滩上漫步,走过了松软的沙子,在离海更近的地方是很硬很平的沙地,这里有一些“搁浅”的贝壳和来这里碰碰运气的海鸥。

她蹲下来给海鸥拍照,我在后面偷偷拍她。 背景是一片笼罩在暗绿色的日暮下的寂静的海,这里除了我们两只有一个当地的居民和他的狗。

离开沙滩,我们路过一户人家的小花园,花团锦簇的的绣球花开满了小花园的一角,在昏暗的路灯下,粉红色的花朵🌺显得格外亮眼,我们驻足了片刻,她拿出手机来拍照。

当时正值香港反送中抗议期间,香港的同学上街游行以博取英国民众的关注。 在我与一些英国人的交谈中,能感受到他们对于英国在香港种下的民主被践踏的愤怒。

“你最近有了解香港暴乱的事吗?我和我的小伙伴参与到跟香港同学对峙的阵营中,在他们高呼五项诉求的时候,我们高唱国歌。”她说。

我不想谈政治,事实上政治根本没有对与错,只有利益,利益决定了我们的立场,立场决定了谁对谁错,持不同立场的人自然互相为敌。 在大陆人眼中,香港示威者是暴徒;在香港民主人士眼中,CCP是中央集权政府。

“我对这个事件不了解,我们所知道的绝对不是事情的全部,我们所看到的,都是媒体想让我们看到的。”

“哎,你说的没错,感觉我们就是去捣乱的!”

她看出了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,所以很快就换了个话题。 她决不会强迫我接纳她的观点,我也不会试图说服她同意我的看法。这种开放的世界观让我们在相处的过程从来不会有任何争吵。

“你毕业后准备去哪?”她问我,“想到毕业后的事情就会有点焦虑。”

“不知道 在我老家那种十八线小城市,没有适合程序员的工作,最终肯定要背井离乡,但我又不想去北上深,尤其是北京,所以就很纠结。你呢?”

“我大概率会留在广东吧,我想去外企,比如四大。”

她还提到了她的前男友,似乎她很讨厌他。

后来,不知道怎么我们就聊到了“异性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”这个话题。

“有!我和我的基友之间就是纯粹的基友情。”她的回答很果断。

“我不想反驳,但是根据知乎上有很多答主的亲身经历来看,也许并不不存在吧。他们一开始都觉得有,但最后都被事实打脸了,无一不是朝着滚床单的方向发展,最终要么在一起,要么彻底说再见。”

“我和我哥从小一起长大,所以我跟男生是可以保持纯洁的友谊。哇,我哥真的太好了!”

她总是快速转移话题。

“比如?”我问。

“就是脾气非常好,任劳任怨,我小的时候什么事都迁就我”

临近我的宿舍的时候。

“你回去吧!”她说。

“我送你回去吧,太晚了。”

英国的治安很好,我只是想再多陪她一会儿。

送她到宿舍回来后,她给我发了微信

今晚辛苦你啦~ 又打卡了一个地方!好开心! 走了那么多路,也辛苦你啦!

我不想看到她痛苦,自己却无力分忧。

那天晚上我的心情很沉重,就像自己经历过这种变故一样,因为我是一个同理心强的人。 她玩得很开心,仿佛在努力借助一时的快乐冲淡那种长期以来的痛苦,又或者她只是装作很开心的样子,以免引起我的难过。 我想安慰她,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说,但是我怕说出来会让她徒增悲伤,于是我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没有再提到跟叔叔有关的任何事情。回到宿舍后我把想对她说的话写了下来,我在等待一个更合适的机会告诉她。

Dear Sheung, 听到你的家庭变故我感到很震惊很难过,从未想到你的经历会如此沉痛。 我不敢想象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会怎么样,除了埋怨上天的不公以及在无数个夜晚抱头痛哭,或许也只能听天由命,珍惜一切,活得更精彩。 你爸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,他一定给了你很多美好的回忆,给了你无限的动力,并将一直保佑着你健康快乐地成长,指引着你走向光明的未来。 我相信最明智的人生态度就是让过去所发生的留在记忆里,对于未来,该玩的时候拼命地玩,该工作的时候拼命地工作!并不是说要比别人优秀,只要你能幸福,你爸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你感到开心,我也会为你感到开心的。 你真的很坚强,以后也要一直坚强下去! 而且你并不孤单,因为你有很多关心你、爱你的家人和朋友,我也算其中之一。 我知道我的唠叨不能给你带来多少正能量,反而有可能让你更加伤心,但我还是想表达一下我的真实感受,满足一下我的私心。 写于8.20凌晨,今天晚上走了那么多路很累了,你需要好好睡一觉,所以就没发给你。 修改于8.20日,21日上午。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给你合适,或许不发更好?哎,不管了,我很坏,我要发给你。 Yours sincerely, Yan

当我从高地归来,在离开爱宝的前一天(8月29日)傍晚,我独自一人又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我数次跑到海边,想目睹那壮美的晚霞,可从来没有成功过。

这世界上有些东西,不是努力就一定能得到。

当我在凄清的夜色中再次路过那片绣球花时,那种故地重游人去楼空的惆怅感席卷全身。

与没有晚霞的失落相比,没有她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感。

我从来没有像这天晚上一样,厌倦了一个人的旅行。


qq email facebook github
© 2021 - Xurui Yan. All rights reserved
Built using pelic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