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次约会:(五)亚瑟厅的交响乐

Published On May 05, 2021

category misc


八月正值爱丁堡国际艺术节,世界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。

我们约好了在8月21日这天去亚瑟厅听伦敦交响乐团的音乐会。 她知道我喜欢古典音乐,所以很早就邀约我一起去。 当初订票的时候,只剩下少许的几个位置了。

“Sorry 我想订贵一档的那个票,但是只剩下最后一张了!我们分开订票吧!”她说。

“没问题。”犹豫了一会儿我说。

我以为我们会坐在一起,可能她觉得坐一个好的位置更重要吧! 我发现她那个位置旁边正好剩一个稍次一点的空位,于是我果断下单了。 我没有告诉她,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!

“Sheung! 我们几点见?”我在微信上问她。

“我打算7:40到User Hall,我跟朋友吃完饭后直接从George Square过去。”她淡淡地说。

我明白她并不打算和我约晚饭,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早已买好了票,今晚跟她共同聆听这场音乐会的人也许另有其人,因为她正在跟别的男生约会。 她曾对我是那么的热忱,以至于稍微一点冷淡都是藏不住的。

但我还是想和她尽量多呆一会儿。

“那我们晚上19:00在McEwan Hall见然后一起过去?”

“可以!”她同意了。

McEwan Hall是爱大的礼堂,坐落在它边上的Teviot Row House就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。

我们一向都很守时,尽管我早早的到了,还是发现她已经在等我。

她的情绪不是很高,我知道她有太多朋友,疲于应付也属正常。 她昨天刚和某位大哥去格拉斯哥一日游,前天和我去了portbello beach,不久前跟别的朋友去了爱丁堡皇家植物园。对了,她曾经说过要和我一起去植物园。不仅如此,还有pentland hill也没空再去了,她自己也因为放了我很多鸽子而觉得不好意思。 虽然我有一点点小失望,因为我不会轻易许诺,一旦承诺了别人的事情,那么一定会兑现。 但我决不会埋怨她,相反,我甚至感谢她花了这么多时间来陪我。

我们边走边聊,她提到了她的毕设导师带的一个博士生有很趣,每天早上到办公室都会先冲一杯咖啡。 这个博士是个中国人,负责她的毕设项目,所以跟她很熟。 她是一个很在意学历的人,她有个哥哥是北大的博士,所以她对博士一直有很深的情节。

“你那么聪明,又没太大经济压力,你也可以去念个博士!”我说。

“我家里人也希望我再读个博士!”

她在法网观赛期间,每天都会跟我保持联系,分享她的所见所闻。有一次过了24小时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,我开始有点担心她,毕竟法国的治安令人堪忧。 我正准备给她发微信的时候,先收到了她的消息。

“昨天在比赛现场认识了一位在法国读博的大哥,我们一起约了晚饭。”

值得高兴的是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她不会试图隐瞒跟别的异性朋友约会的事实,一向如此。

聊着聊着我们就到了亚瑟厅,找到座位后,她并没有因为我就坐在她边上而惊喜。

“哈哈 我是不会和你分开的!”我对她坏笑道。

我上一次来Usher Hall是因为我最喜欢的歌手Caro Emerald去年来英国开巡回演唱会正好有一站在这里。我给她看了当时的视频,想安利一下这位歌手,但她很快就失去了兴趣。

“肯定不是我喜欢的。”

这就好像是否定一个人,也会否定这个人所喜欢的东西一样。 她说话很直,她自己也承认是直女。

“我们来合个影吧!”在音乐会开始前,她说。

“好呀好呀!”我很开心。

她讨厌自拍,但她从不吝赐跟朋友拍照留影。 她多次在朋友圈晒过跟不同男生的合影,其中就包括那个和她一同去巴黎的同学。 当然,她从没有在朋友圈晒过与我有关的任何东西。 我并不介意,毕竟我不高也不帅。而且,我相信那些男生跟她的关系应该胜过我和她的关系。 那是我们的第一张合照,照片上的她看起来很开心,而我却显得心事重重。

音乐会开始了,由Sir Simon Rattle指挥的浪漫主义时期的俄国作曲家Rachmaninov的第二交响曲和美国当代作曲家John Adams的Harmonielehre(没有太好的译名,看到豆瓣上叫做:和声学教程)。这两首都不是那种轰轰烈烈、热闹非凡的交响乐,而是充满能量,让人心潮澎湃,是我非常喜欢的那种,她也非常喜欢。我甚至能明显感受到坐我另一边的老太太压抑不住感情、心都快要蹦出来一样喘粗气。 使用Young scot card只要£9就能享受排名世界前三的伦敦交响乐团带来的一场世界级的演出,好幸福~

Sir Simon Rattle &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带来的John Adams的Harmonielehre【来自Youtube的视频截图】

听到特别震撼的地方,她会在我耳旁轻声地分享她的感受。 我也不时地让她听到我的称赞:哇!

中场休息的时候,我们去了趟洗手间。 以往几乎每次都是她先从洗手间出来,这次也不例外,这是她区别于其他女生的一个特点。

很多观众涌向了酒吧,我提议来一杯红酒。她拒绝了,理由是担心憋不住想上厕所。我试图改变她的想法但是很快便放弃了,因为我知道她是一个固执的人。 尽管如此,我是一个有主见的人,不会为了毫无意义的妥协而浪费这么好的机会,于是为我自己点了一杯,和其他绅士一样,同时陶醉于音乐和美酒。后来我回想起来,也许有主见、特立独行是我吸引她的特质之一吧。

音乐会结束后已经很晚了,我们依然在讨论刚才的交响乐,慢慢的延伸到了其他古典音乐作品。 后来,我们开始感伤时间过得好快啊,马上就要离开爱宝了。

“我一直想在Warriston's Close的台阶上拍个照。”我说。

爱丁堡地势不平,在老城区有很多比较陡的小巷子,英文叫close。 巷子里的台阶是青苔生长留下的那种淡淡的绿色,两边是有几百年历史的建筑,因为年代久远甚至发黑。

“那今晚我可以陪你一起去。”她说。

“真的吗 那太好啦!”

我和她来到了一个小巷子,在昏暗的街灯下,她给我拍了一张坐在台阶上的照片。

爱宝的Close【网图】

快要到她宿舍的时候,那种依依不舍的感觉愈发强烈。

“哎 以后应该很难再跟你相见了吧。”我说。

“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啊?”她安慰我说,“以后我可以去你工作的城市找你,或者你路过我所在的城市,我们就可以再次见面了呀。”

我不以为然,我深信世界上有很多再见终究会变成再也不见。 在离她宿舍不到100米的一个路口,那个她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口。

“我们就到这里吧。”她说。

“我可以拥抱一下你吗?”我鼓起勇气问。

她同意了,我们拥抱了不到3秒。她先松开了双手,更像是在安慰一个因为离别而伤心的朋友。

我非常确定,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吧,这是我第二次感受到失去她。 既然是最后的道别,为什么不让它来得更猛烈一些呢? 我后悔没有给她一个吻,即使她推开了,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。

回去后,她给我我发了照片。

好运 我到啦 好哦 谢谢今晚有你陪伴 God bless you 也谢谢你! 我搜了下今天Adam Johns的那首曲子 还找到了lso演奏的视频 果然没有现场好 是的,正如你所说,现场毕竟不是音响发声 天啦我觉得好棒 要是你一个人去,就没有人懂你这句话 对啊!! 大家都跟我说听不懂古典乐 哈哈,你是我唯一一个可以聊古典的朋友,可想而知我是多么寂寞😂 是的是的 我还是个弟弟 我觉得可以去上个edx学一下怎么听古典 不过说古典音乐高大上的话就有点装逼了 就没必要有鄙视链 各有所爱都是正常的 是的 就有些人为了古典而古典,实在是没必要 听自己喜欢的就行 dei 好啦我睡啦 今天顺利啊啊啊 睡吧 待会就带着sheung的祝福上路去!

那天晚上我再次彻夜未眠,也许是我太过伤感,也许是因为我将在凌晨4点独自踏上一段不同寻常的高地之旅。


qq email facebook github
© 2021 - Xurui Yan. All rights reserved
Built using pelican